思维可视化与教育教学的有效整合(一)

思维可视化与教育教学的有效整合()

——思维导图、思维可视化、思维可视化教学体系的区别及联系

《中国信息技术教育》: 思维可视化可以说已经经历了几年的发展,但目前大多数教师看到思维可视化,还是直接就简单地认为是思维导图,思维可视化教学体系到底是什么,大多数一线教师对其理解还不是很深刻,请刘教授专门针对教学来讲解一下。

刘濯源:首先我们必须要明确思维导图不等于思维可视化思维可视化也不等于思维可视化教学体系。它们之间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但属于不同指向及不同层次的概念。目前大多数一线教师对思维可视化存在着思维可视化就是画思维导图的误解,这不怪他们,责任主要在我们这个研究思维可视化的团队!为什么这么讲呢?因为我们此前主要是给一线教师做思维可视化教学技术的应用性培训,系统的理论传播一直没有跟上,而且在应用性培训中主要是讲学科思维导图在教学中的运用,因此,一线教师才会产生思维可视化就是画思维导图的认知。好在这次终于可以在这期专题中纠正这个错误认知。下面我们就一起来厘清思维导图、思维可视化、思维可视化教学体系这三个概念的区别及联系:

思维导图(Mind Maps)是20世纪60年代由英国人东尼·博赞发明的一种基于放射性思考的,图文并茂的笔记形式(以下均称之为博赞思维导图),最初的确是用来帮助学习困难学生克服学习障碍的,但后来主要被工商界(特别是企业培训领域)用来提升个人及组织的学习效能及创新思维能力,在学科教学方面的应用反而发展缓慢。那么,为什么这种最初为帮助学生提高学习效能而发明的方法,历经50余年,却还没有被广泛地运用到学校教学中去呢?经过十多年的研究及实践,我的结论是博赞思维导图并不是适合直接应用于学科教学。因为博赞思维导图过于强调图像记忆自由发散联想而非理解性记忆结构化思考。对于抽象思维能力较差的学生,图像记忆的确可以帮助他们提高把知识记住的效率,但却无法加深他们对知识的理解,属于一种浅层的学习;另外自由发散联想具有天马行空,对思维不加控制的特点,更适合用于头脑风暴式的创意活动,而不适合用于学科知识教学,因为任何学科知识都是有其内在逻辑及固定结构的,由不得你胡思乱想。基于学科知识的特性,学科教学必须强调理解性记忆结构化思考,而且随着学段的升高,知识会越来越抽象和复杂,这就更加要强调理解的深度而非记住的速度。也正是基于这种原因,我们这个研究团队才把概念图(由美国康奈尔大学的诺瓦克博士提出)、知识树、问题树等图示方法的优势特性嫁接过来,同时将结构化思考、逻辑思考、辩证思考、追问意识等思维方式融合进来,把博赞思维导图转化为学科思维导图所以博赞思维导图算是一种思维可视化的方法,但却不是思维可视化教学的方法,适合运用于学科教学的是学科思维导图”——强调理解性记忆结构化思考的图示方法。

思维可视化Thinking visualization)是指以图示或图示组合的方式把原本不可见的思维路径、结构、方法及策略呈现出来,使其清晰可见的过程。通俗地讲就是把大脑中的思维出来的过程。

实现思维可视化的图示技术主要包括两类:一类是思维导图、模型图、流程图、概念图、鱼骨图、问题树等图示方法,另一类是生成图示的软件,主要有MindmanagerMindmapperXmindInmindmapFreeMindDropmind等。因此,思维导图只是实现思维可视化的方法之一,不能等同于思维可视化。 

思维可视化教学体系是指以发展学生的核心素养(心智水平)为目标,以思维可视化为手段(方法与技术的支持),以思维共振,思想争鸣为课堂生态的教学体系。它由五个层面构成:理念转化层、方法技术层、课程设计层、课堂环境层、效能评价层。思维可视化属于方法技术层。因此可见:离开思维可视化技术就不可能构建思维可视化教学体系,但在教学中仅仅运用了一些思维可视化技术不等于形成了思维可视化教学体系。构建思维可视化教学体系是一个从理念到课堂生态,从课堂生态到具体教法与学法的蜕变过程,是一项系统工程。

附件

【字体: 】【收藏】 【打印】【关闭

相关文章